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許達厚裝傻,一副懵逼的樣子。“楊市長,你說的什么規矩?”楊鳴把杯子放到桌上,坐了下來。許達厚怔怔地站著。畢竟是工商局局長啊,誰敢讓他這樣愣站著?本想回到位置坐下,但那比自己站在這里還要丟臉!這樣想著,許達厚斜眼看著楊鳴,一副鄙夷的樣子。只有這樣,才能掩飾他的尷尬。片刻后,楊鳴對江輝道:“市長,您說什么我都聽您的。但是,咱們不能沒有規矩,您說是吧?”江輝搖頭道:“哪來那么多的規矩?敬你酒,你就得喝,這才是規矩!”楊鳴堅持道:“那要看怎么個敬法!”說完,楊鳴端起杯子走到江輝的跟前。“市長,我敬您!”江輝隨口道:“剛才許局長敬你,你還沒喝呢。怎么就過來敬我?那有這樣的規矩?”話音落下,江輝突地醒悟過來。不經意間,他直接走進了楊鳴反駁的套子。所有人都驚訝地看看楊鳴,再看看江輝。楊鳴端著酒杯看著江輝,一聲不吭。江輝如果不碰杯,那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臉。無奈之下,江輝瞥了許達厚一眼,端起酒杯,跟楊鳴碰了碰。楊鳴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,高興道:“謝謝市長!這酒是我敬您,我必須先喝了!您隨意!”說完,楊鳴一口把杯里的酒喝凈。江輝不由得向許達厚瞥了一眼,微微地喝了一小口,把杯子放到了桌上。楊鳴雙手打揖。“謝謝市長!”此時的許達厚,掩飾不住的尷尬。就在這時,副市長麻晉良端著酒杯站起來打圓場,微笑道:“丁局長,敬局長,許局長,我們一起來敬楊市長。歡迎楊市長的就職到任!”站在楊鳴身邊的許達厚終于有了臺階。他跟著麻晉良舉起了杯。丁長根和敬禮也跟著站起舉杯。此時的楊鳴,已經不在意許達厚的“不守規則”。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。與其說他跟許達厚過不去,不如說他殺雞給猴看!讓在座的都知道,他卑微是看人來的,是看級別的!這頓飯吃到八點鐘左右就散了。江輝原本想讓三大金剛把楊鳴灌醉。可無意鉆進楊鳴反駁的套子后,再也沒有心思喝下去。三大金剛見楊鳴也不想再折騰。江輝一聲令下,散了,就各自散去。楊鳴也走了出來。此時,洪力和市府辦副主任寧自師,已經在餐廳門口等候。看到楊鳴走出來,洪力介紹道:“楊市長,這是咱們市府辦寧自師副主任。”楊鳴向寧自師伸過手去。“寧主任,你好!”寧自師握著楊鳴的手,輕聲道:“楊市長好!不好意思,我們昨天才得到您今天報道的通知,房間還沒有為您準備好。您先住飯店,可以嗎?這個飯店是咱們政府承包給外面老板的,我們要的都是協議價,很便宜的。”楊鳴微微點頭道:“好,那就暫住飯店吧。”洪力接過話。“楊市長,我跟寧主任已經把您的行李放到房間,這是您的房卡。我就住在您的樓下八樓。”楊鳴接過房卡看了看,脫口道:“哦,住在九樓?”九樓是楊鳴到天火暗訪時所住的樓層。長期把飯店當家的許達厚也住在九樓。寧自師點頭道:“是的,我們盡量把領導都安排在九樓。讓飯店盡量不要安排客人住這個樓層,以免影響到領導。”楊鳴微微點頭。心想,現在可好,跟許達厚同住九樓。他總有一天會想起,在九樓的電梯見過自己,并且還罵過自己!楊鳴微微點頭道:“好的,謝謝寧主任。”寧自師搖頭道:“楊市長,您別客氣,這是我應該做的。”寧自師說著,從包里拿出一本電話簿,雙手遞給楊鳴。“楊市長,這是咱們市政府領導干部的電話簿。您需要找誰,隨時可以電話。”楊鳴接過電話簿。“好,寧主任想得太周到了!謝謝!”寧自師還想送楊鳴回房間,楊鳴婉拒說,太晚了,讓寧自師回去休息。寧自師沒有強送,說他已經為楊鳴弄好了辦公室。明天楊鳴先到辦公室看看,如果缺什么或有不滿意的,跟他說說,他會立即辦好。楊鳴說好,明天他按上班時間到辦公室。寧自師離開后,楊鳴和洪力走進電梯往樓上去。就在電梯門要關上時,兩個男子沖了進來。其中一個男子就往楊鳴身邊靠。洪力見狀,立即擋在男子和楊鳴的中間。男子看了看樓層按鍵碼,看到九樓的紅燈亮著,便按下了十一樓。并順勢往楊鳴這邊挪了挪。另一個男子卻站在靠近電梯門沒有動。洪力把楊鳴往里推了推,整個身子擋住楊鳴,并順手按下四樓的按鈕。飯店餐廳在二樓,楊鳴和洪力在二樓進的電梯。洪力本想按三樓,可三樓已經過了。兩個男子見洪力按四樓,眼睛對視了一下。這一細微的動作,楊鳴看到了。他為洪力果斷按四樓叫好。電梯很快到了四樓,站在門口的男子站著不動。洪力輕聲道:“你好,請讓讓!”男子稍稍地移了移身子,可還是擋住大半個電梯門口。這時,后面的男子湊了上來。洪力見狀,猝不及防地手一揮,直接把站在電梯門口的男子用力一扒拉。男子瞬間往右傾斜過去。楊鳴趁勢走了出去,洪力緊跟在后面。待兩男子反應過來時,電梯門已經關上。看著緩緩向上運行的電梯,洪力道:“楊市長,我剛才看到了站在門口處的那個男子,手里似乎拿著針類的東西。這是我為什么突然扒拉他的原因。”楊鳴心里一怔。“我感覺站在后面的男子手里也拿著東西……”說到這里,楊鳴突然想到,今天在服務區那個醉酒男子及跟他拉扯的男子。難道他們都是沖著自己來的?這樣想著,楊鳴道:“走,咱們回房間再說。”洪力微微點頭。“走安全通道上去,還是乘電梯?”楊鳴道:“乘電梯!如果那兩個人真是沖著我來的。他們或許正從安全通道走下來。他們估計我們不敢再坐電梯,一定會走安全通道。萬一被他們在安全通道堵住,就麻煩了!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