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許力朋的話說完,楊鳴沒什么反應,臉上卻始終掛著卑微的笑容。江輝當然不爽。雖然許力朋的把柄被他抓住,但他也不可能因為許力朋說了這樣的話,就把許力朋見不得人的事情翻出來。他才不做那樣的傻事!如果把事情翻出來,他手上就沒有了許力朋的把柄。他清醒得很。如果許力朋被處理,自己又坐不上市委書記的位置。上面安排一個市委書記過來,他完全就沒有了市委書記的權力。許力朋不落馬,他可以架空他。坐著市長的位置,行使著市委書記的權力。這么美的事情,誰不愿意干?當年他給許力朋下套,就是想把他搞下馬。然后,自己坐上市委書記的位置。可他到上面跑了一趟。上面的領導卻沒有給他一個明確的答復。他真把許力朋搞下去,或許是給別人做嫁衣。坐上市委書記位置的,并不一定是他!雖然他用盡了拍馬屁的各種手段,上面始終沒有給他一個明確的答復。他這才清醒過來。這個世界,是有“天外有天”之說的。你認為你很高招,比你高招的人多了去!他相信,只要他把許力朋搞下去,盯著這個位置的人,會蜂擁而至,包括他在內。最終,花落誰家,那就看誰的本事大了!對自己信心不足,他也不會給別人做嫁衣,這就是江輝!現在,許力朋搬出省委書記高明偉來幫楊鳴說話。其實就是想拍楊鳴的馬屁。畢竟楊鳴不是一般人啊!背后的靠山和強權,是誰都想拍一把。江輝的腦子轉了轉。既然許力朋你要拍,我就要你拍到馬腿上!這樣想著,江輝道:“許書記,你不要忘了,高書記是一個很節省的人。如果我們為此再開一桌,那就是浪費。再說了,你仔細看看,這是剩菜殘羹嗎?我們幾個人就動了幾筷子,就被你嫌棄了?”楊鳴不動聲色地向餐桌掃了一眼。雖然盤子里的菜,看上去幾乎都沒怎么少。可是盤里的菜,卻被挑得亂七八糟。桌上到處是潑出來的酒水,有些杯子還倒在桌上。看著這一切,楊鳴心里有了數。那分明是故意挑亂的,是故意制造剩菜殘羹的假象。許力朋被江輝反問,轉頭向楊鳴看去。他不想回答,他要看看楊鳴怎么反擊。他都幫他把高明偉搬出來了,聰明的人會借此進行反擊!楊鳴感覺到了許力朋期待的目光。他知道許力朋期待什么,但他不能那樣做!片刻后,楊鳴道:“沒事,沒事!不能浪費了。市長,我坐在哪里?”所有人都愣住。都以為楊鳴會借題發飆,沒想到他不但沒有,還順著江輝的話去。整一個軟柿子,任人捏!這樣的行為,讓江輝一節節地把楊鳴低下看。原本以為楊鳴會目中無人,誰知卻低微到他的腳板底去了!江輝指了指他自己的正對面。“就坐在那邊吧。”楊鳴微笑著走過去,在江輝的對面坐了下來。在體制內官場上的排位,宴桌上跟c位正對面的位置,是級別最低的位置。江輝左右兩側,分別是江輝的三大金剛。除了公安局長丁長根是市委常委,副廳級別外,工商局局長許達厚和國稅局局長敬禮,都是正處級別。他們的級別都比楊鳴的低,卻圍坐江輝的左右。不只是三大金剛鄙夷地看著楊鳴,就連許力朋也無語轉頭過去。楊鳴的行為,讓許力朋氣得眼睛冒火。用鼻子冷哼了兩聲,沒等江輝答話,直接道:“你們吃吧,我家里有事,我先走了!”說完,轉身就往門外去。楊鳴面帶笑容地看著許力朋氣呼呼地走出去。他當然知道,許力朋為什么走!但他更知道。現在他有多“卑微”,以后就有多盛氣!現在他有多“隱忍”,以后就有多開掛!反觀江輝一伙。現在有多囂張,以后就有多狼狽!現在有多猖狂,以后就有多慘敗!看著楊鳴坐下,許達厚端著酒杯站了起來,來到楊鳴的跟前。“楊市長,我自我介紹一下。我是工商局局長許達厚。”楊鳴欠了欠身子,自己的跟前沒有碗筷和杯子。副市長麻晉良向服務員揮了揮手。“快去,拿一套碗筷。”楊鳴沒有站起來。他對江輝卑微,不等于他對許達厚卑微。許達厚是正處級,楊鳴是副廳級。雖然許達厚是江輝的三大金剛之一,但楊鳴在他面前還是副廳級的副市長。許達厚就在楊鳴的身邊站著,仔細地看著楊鳴。這張臉確實見過,至于在哪里見過,完全沒有印象。頓了片刻,許達厚疑惑道:“楊市長,咱們見過面吧?”其實,楊鳴跟沈浩到天火,住在天火飯店,在電梯口就遇到許達厚。當時許達厚穿著工商制服,摟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。楊鳴多看了幾眼,便被許達厚指著罵。所以,他給許達厚留下了“臉熟”的印象。楊鳴笑了笑。“是嗎?咱倆見過嗎?我怎么沒有印象?”許達厚沒有吱聲,皺著眉頭看著楊鳴,腦子里搜索,在哪里見過楊鳴?這時,服務員拿來了碗筷,并給楊鳴倒滿了酒。楊鳴抬頭對服務員道:“給我來一碗米飯。”服務員應了聲,轉身走去。江輝知道楊鳴的用意,他不能空著肚子喝酒。否則,不僅容易醉酒,還傷身體!江輝向許達厚使了個眼色,沖著楊鳴道:“楊副市長,你這樣可不好啊。許局長站在你面前已經很久了,你的酒也滿上了,你不喝說不過去啊!”楊鳴爽快地端起杯子站了起來,微笑道:“好,聽市長您的!遵命不如從命!”說著,楊鳴端著杯子跟許達厚碰了一下,一副看著江輝面子上的樣子。許達厚當然不爽。雖然他的級別比楊鳴的低,可他也不能讓楊鳴小看他!按酒桌上的規矩,誰敬酒誰先喝。可許達厚偏偏不喝,看著楊鳴,等著楊鳴把杯里的酒喝了。楊鳴不傻。如果他先把這酒喝了,以后這三大金剛就坐上自己的脖子拉屎!現在明著告訴他們,他只買市長江輝的賬,你們統統給老子過邊去!頓了頓,楊鳴沖著許達厚道:“許局長,你堂堂一個大局長,不會不懂酒桌上的規矩吧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