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此時,在大時代包廂里,坐著江輝、麻晉良和三大金剛。即市工商局局長許達厚、市國稅局局長敬禮和市公安局局長丁長根。江輝刻意把三大金剛叫來參加接風宴,他是有所意圖的。他一直相信,縣官不如現管!你楊鳴再牛,你后臺再硬再強,這里可是天火!是我江輝的小山頭!三大金剛中,任何一個都可以把你楊鳴撐住!設這個接風宴,是江輝臨時決定的。麻晉良接到行動失敗的電話后,立即向江輝做了匯報。江輝臉色很難看,黑著臉道:“不是說雷青龍很厲害嗎?怎么這點事都辦不成?”麻晉良道:“市長,我也是這樣問雷哥的。他說要做到天衣無縫,就不要輕舉妄動。否則,他被牽扯進去,你也脫不了干系。他說,他們這次行動,就是想靠近楊鳴,神不知鬼不覺地用細長針扎他一下。如果他被扎著,不死也會脫層皮。也就是說至少也要殘疾。而這種針效,要過三、四天后毒性才發作。所以,要想查清是誰扎的,根本不可能!”江輝問道:“為什么失敗?”麻晉良無奈道:“雷哥說,他找的是專業人士。楊鳴一下飛機,他們就盯著他了。可一直沒有靠近他的機會。好不容易在服務區,楊鳴他們下車上洗手間。他們就想靠近他,神不知鬼不覺地給他一針。結果楊鳴似乎有所警覺,根本不讓人靠近。之后,他們又裝著醉酒打架鬧事,想借此靠近楊鳴。可他比鬼還要精,就是不讓人靠近他。當他們強行要靠近他時,跟他在一起的一個年輕人報了警。他們只好撤了!”江輝咬了咬牙,惡聲道:“他奶奶的,什么專業人士,連這點事都辦不成!楊鳴他們現在到哪里了?”麻晉良道:“他們已經從服務區出來,往天火市區來了!”江輝腦子急閃,揮手道:“走,到大時代包廂去,咱們給楊鳴來個接風宴。”麻晉良明白江輝的意思,立即道:“好,我立即通知飯店準備好酒菜。”大時代包廂,是天火飯店最大、最豪華的包廂。基本上是江輝的專用包廂。麻晉良給飯店打完電話,江輝又讓他通知三大金剛到大時代包廂。……不久,幾個人聚在了大時代包廂。麻晉良說要不要讓秘書給許力朋打電話?江輝說他親自打。于是,江輝就給許力朋打了電話。……現在,偌大的包廂只有江輝、麻晉良及三大金剛。坐在c位的江輝看了看門口,低聲道:“一會兒,你們仨盡量地敬楊鳴,直至把他灌醉倒地為止!”話音落下,外面傳來輕輕的敲門聲。許達厚大聲道:“進來!”門開了,楊鳴跟在許力朋后面走了進來。看到楊鳴的一瞬,許達厚猛地怔住。這個人似乎在哪里見過?楊鳴遠在北東,自己怎么可能見過他?許達厚心里疑惑,但沒有吱聲。江輝向楊鳴看去。在此之前,他沒有見過楊鳴。在網上也鮮有楊鳴近年來的照片。有的都是很多年前,楊鳴在石祥和拉山任職時的照片。楊鳴確實年輕。照片上的他,臉上甚至還帶點羞澀。看楊鳴的照片,江輝篤定楊鳴真本事沒有多少。他能迅速地提拔,是他背后的靠山所起的作用。他甚至懷疑,楊鳴所有的業績,都是虛構杜撰出來的!現在,楊鳴真實地出現在眼前。跟照片上的楊鳴判若兩人。除了相貌不變之外,臉上那些羞澀完全脫掉。有的是成熟、穩重和剛毅!在此之前,楊鳴和沈浩到天火暗訪,見過江輝的。對這個戴著一副眼鏡、頗為斯文的天火市的市長,早已經有了印象。此時,楊鳴跟在市委書記許力朋的后面,來到了江輝的跟前。江輝沒有站起來,斜眼看向楊鳴。對于楊鳴來說,他只是個副市長,江輝是市長。級別在江輝之下,江輝不站起來很正常。可許力朋是市委書記,一把手,江輝是二把手。別說許力朋年紀比江輝年紀大,就級別江輝就得站起。可江輝卻穩穩地坐著。這是他刻意做給楊鳴看的。他都不把一把手放在眼里,你楊鳴后臺再硬,靠山再大,你也不算什么!此時的江輝,斜眼看著楊鳴,心里有些奇怪。原本以為楊鳴會不正眼看他,會高高在上,會不可一世!沒想到楊鳴卻躬著身子,一副奉承的樣子,低聲道:“市長,您好!終于見到您了!”楊鳴說著,手伸了出來。這是要跟江輝握手呢。楊鳴的卑微,江輝萬萬沒想到。既然你這么卑微,那就讓你卑微到沒臉沒皮去!這樣想著,江輝并沒有伸出手,而是整個人靠在椅子上,拖著腔調道:“哦,楊副市長,你到了!”楊鳴伸出去的手停了幾秒鐘,尷尬地收了回來。但是,臉上卑微的笑容卻在延續。江輝的“楊副市長”,表明江輝根本不把楊鳴放在眼里。大凡“副市長”,在稱呼上基本叫“市長”。除非在正規的行文上,才稱為“副市長”。片刻后,楊鳴繼續躬著身子,卑微道:“是的,市長,從高速下來,我們就直接往您這里來了。謝謝您,市長,給我設了這么高規格的接風宴。”江輝揮了揮手,眼睛在許力朋的身上掃了掃,漫不經心道:“不,這個晚宴不是為你設的。幾個局長向我匯報工作,聽說許書記把你接回來了。就順便讓你過來,反正你也要吃晚飯的。”楊鳴這才注意到,餐桌上一片狼藉,整個吃剩的樣子。許力朋靜靜地看著。從進包廂,他就感覺不對勁。江輝除了掃了他一眼外,基本沒正眼看他。且都陰陽怪氣地刷著楊鳴的面子。再看看楊鳴,卻沒有半點后面有大靠山、空降而來的架子。反而極其卑微,甚至低聲下氣!許力朋怎么也想不通,就憑著楊鳴背后的靠山和強權,他完全可以在江輝面前硬氣起來。可他為什么不敢呢?你不敢,我給你撐撐,看看你有沒有反擊的勇氣!想到這里,許力朋半開玩笑道:“江市長,再怎么著,你也不能讓楊市長吃這些剩菜殘羹啊。好歹他也是高書記欽點過來的!”許力朋刻意把高明偉拋了出來。他就要看看,江輝怎么回應。楊鳴又是怎么回擊!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