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其實,醉漢踉蹌著向自己走來時,楊鳴已經有所警覺。洪力突然攔在自己和醉漢之間,楊鳴心里不由得一震。眼前的洪力,仿佛就是沈浩!他突然明白,高明偉為什么要把洪力推薦給自己的真正原因!就在醉漢靠近洪力和楊鳴時,突然從旁邊沖出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,一把拉住醉漢,拽著就往不遠處的車子去。醉漢的勁很大,猛地推開男子,繼續向著楊鳴這邊來。男子回手又一把抓住醉漢,醉漢努力掙扎,直接就把男子放倒地下。男子起身,又一把拽起醉漢,揮拳就向醉漢打去。如果在平時,楊鳴會上前把兩個人拉開。可現在是不能去拉的。一路走來,楊鳴九死一生,什么玄機他沒遇到過?或許就在這種撕打中,就隱藏著陰謀!不出楊鳴所料,兩個人在撕打中,醉漢突然推開男子,有意無意地向洪力和楊鳴直撲而來。男子在后面追著。此時的楊鳴和洪力,正繞開醉漢和男子向車子去。楊鳴不傻,他看出了醉漢的用意。他知道,只要他跟醉漢接觸,麻煩肯定就會跟著來!像這樣的情況,能避開盡量避開。洪力畢竟年輕,眼看著醉漢向楊鳴撞過來,幾步上前,就想揪住醉漢。楊鳴眼疾手快,一把拽住洪力,低聲道:“快走,往車子去!他追上再說!”洪力聽罷,立即轉身,跟著楊鳴快步向車子去。醉漢見狀,上前幾步,想一把抓住楊鳴。楊鳴往后退了幾步,洪力回身想推開醉漢。楊鳴低聲道:“不要跟他接觸!”洪力瞬間縮回了手,緊緊地攔在楊鳴和醉漢之間。洪力的腦子急閃了一下,拿出手機,邊走邊撥打110。醉漢和男子見狀,不再有意無意地追著楊鳴和洪力,男子拽著醉漢向另一個方向去。洪力長吐一口氣。此時,兩個人來到了車子旁。司機還沒到,許力朋還在不遠處抽煙。楊鳴低聲道:“謝謝你,洪力!”洪力抹了一把頭上的汗,搖了搖頭,歉意道:“楊市長,我還是經驗不足。”楊鳴道:“不,已經做得很好了!像剛才這樣的情況,不管對方出于什么目的。最重要的兩點,一是不要跟對方有肢體上的接觸。二是不要有語言上的沖突。如果這兩者有其中一個發生,今天咱們就得被他們纏在這里。接下來要發生什么事情,我們都不知道。”說到這里,楊鳴笑了,贊嘆道:“洪力,你是一個睿智的人。你剛才打電話報警,其實,你沒有打,只是裝模作樣嚇唬他們。”洪力驚訝地看著楊鳴。“楊市長,這個你都看得出來?我以為我演得很真呢。”楊鳴笑道:“你是演得很真!別人是看不出來,因為我關注你,所以,我看出來了。為什么想到裝著報警?”洪力道:“你那句"不要跟他接觸"提醒了我!如果我真報警,咱們還得等警察來。警察來了,事情大了,卻又沒他們什么事,只是醉酒而已。”話音落下,許力朋走了過來。兩個人停止了話題。于是,幾個人上車。司機也來了,車子往天火市區去。半個多小時的路程,楊鳴的心一直提著。剛才在服務區的那一幕,他心里清楚得很。那些人要對他下手,但沒有成功!讓他感到奇怪的是,他們為什么選擇這樣的方式對他下手?即便他們成功,他們也跑不掉啊!楊鳴百思不得其解!車子很快進入市區,此時是下午五點五十分。就在這時,許力朋的電話響起。許力朋看了看,眉頭皺起。這是江輝打來的。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江輝都是通過秘書聯系自己。現在親自電話過來,他又搞什么鬼?這樣想著,許力朋還是把電話接了過來。“喂,江市長,有事嗎?”楊鳴的耳朵豎了起來。電話里傳來江輝的聲音。“許書記,我知道你接楊市長去了。我在天火飯店設宴等你們,你們直接到飯店來吧。在大時代包廂。”許力朋神情有些尷尬,解釋道:“江市長,你誤會了!我昨天到原寧出差,得知楊市長今天到了原寧,就順路把他帶回來了。不是專門去接他的。”楊鳴靜靜地聽著,江輝說的話,他聽得清清楚楚。從兩人的語氣上,楊鳴能感覺到,他們似乎都覺得,自己的級別不夠,不值他們這么高規格的這樣待自己。譬如專門接自己和設宴接風。可他們又不得不這樣做!按照楊鳴以往的脾性,你看我不上眼,我還不鳥你呢。可現在不能這么做!必須在他們面前保持卑微。越卑微,越能穩住自己,越能把他們整亂!到時候摸清情況后,再下手不遲。電話里又傳來江輝的聲音。“許書記,我們現在已經在包廂里等著了。我知道你們已經進入市區,你們直接過來吧。”許力朋往后面看了看。車子剛進入市區,江輝這么快就知道?他甚至懷疑,江輝派人盯著他!楊鳴犀利的眼睛落在司機黃師傅的身上。剛才等紅綠燈的時候,黃師傅拿過手機擺弄了一下。許力朋說道:“好吧,我們馬上過去。”掛了電話,許力朋對司機黃師傅道:“黃師傅,往天火飯店去。”說完,又轉頭對楊鳴道:“楊市長,江市長在天火飯店設宴給你接風呢,咱們現在就過去。”楊鳴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道:“真是不敢當,不敢當啊!你們書記、市長都出來了!我何德何能讓書記、市長你們為我折騰!”許力朋揮手道:“楊市長,你別客氣!對新任職的領導,我們都是這么做的。”其實,楊鳴心里明白,許力朋并不想給楊鳴這個印象。他許力朋不會因為楊鳴有背景有大靠山,而去巴結他。他之所以這樣做,是出于一種不成文的規則而已。說話間,車子駛進了天火飯店。下得車來,許力朋吩咐司機黃師傅,帶洪力吃飯去。洪力跟著黃師傅走,楊鳴則跟著許力朋往酒店的包廂去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