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車子向天火的方向駛去。楊鳴坐在副駕駛座后面,轉頭對坐在旁邊的許力朋道:“許書記,從原寧到天火要多長時間?”其實,楊鳴和沈浩開車從原寧到過天火,需要多長時間,楊鳴是知道的。他這是沒話找話。在車上,他不想聊很正統的事情。除非許力朋扯起話題。許力朋道:“正常的話,三個小時吧。黃師傅開車又快又穩,一般二個半小時差不多了。”楊鳴道:“那還挺快的!天火離原寧不遠,高鐵、高速公路都挺方便的。”許力朋知道楊鳴沒話找話,隨意的應了兩聲,便把話扯進了正題。“楊市長,你到任后想分管什么?”楊鳴怔了一下。他沒想到許力朋怎么會這么問。在體制內,各個領導分管的工作很重要。從分管的工作中,就能體現出你在班子中的地位。當然,分管工作的輕重,從排位大小進行分配。楊鳴調入天火的職位是市委常委、副市長,分管肯定會按高低級別來進行。天火市原有一個市委常委、副市長,加上楊鳴,市政府就有兩個常務副市長。現在許力朋這么問楊鳴,也是在試探楊鳴。他是第一常務副,還是第二常務副?楊鳴心里有數。高明偉已經給他教底。把他直接放進常委,已經引起關注。如果再直接排名第一常務副,勢必給楊鳴帶來不必要的麻煩。所以,高明偉的意見,楊鳴在市政府這邊排位第三就可以了。也就是市長下來,到第一常務副市長,楊鳴是第二常務副市長。現在許力朋試探,說明省委組織部還沒有透露楊鳴的排位。沉吟了片刻,楊鳴謙遜道:“書記,我聽從組織的安排。安排我分管什么我都沒有意見,我會全力做好我分管的工作。”許力朋不由得向楊鳴看去。在他的意象里,楊鳴能跨省空降而來。且背后有強大的權力支撐,肯定目中無人,不可一世!可楊鳴完全沒有,有的是低微和謙遜。頓了片刻,許力朋道:“咱們天火是工業城市,你是常務副市長。我的意見,你應該分管天火市的所有集團公司!”楊鳴心里驚訝。這就是第一常務副所分管的工作!許力朋這么提出來,分明是把他放在第一常務副的位置。雖然許力朋沒有這個權力,但他可以向省委組織部提議推薦!從另一個角度,許力朋也向楊鳴發出一個信號:他把楊鳴當成自己人!思忖了片刻,楊鳴道:“謝謝書記!我初來乍到,還有很多不懂的,書記您讓我管什么,我就管什么吧。”楊鳴的回答很巧妙,既表現出對許力朋的尊重,又表現出自己無條件地聽從。許力朋微微點頭,長長地舒出了一口氣。楊鳴的謙遜,把他原來的思緒全都整亂了!此時,在市長江輝的辦公室。公安局局長丁長根坐在江輝的對面。江輝道:“長根啊,你那邊準備來個副局長,你竟然不知道?”丁長根皺眉搖頭。“老大,我剛出差回來。剛放下行李,你就把我叫過來了。家里的事情,我還真的不知道!”江輝揮手道:“你現在打電話問問,到底有沒有這回事?如果有,那是楊鳴要對咱們全面圍剿了!”丁長根想了想,拿起了電話。就在這時,副市長麻晉良走了進來。丁長根見狀,拿著手機往門口去。麻晉良走近江輝,低聲道:“市長,得到可靠消息,許書記到原寧接楊鳴去了!”江輝瞬間眉頭皺起。他實在不相信許力朋會這么做。這明著把楊鳴拉到他那邊!可想想又覺得不可能。他有把柄在自己手上,被自己套得死死的。如果楊鳴是沖著自己來,許力朋跟楊鳴搞在一起。他就不怕我把手里的把柄抖出來?頓了片刻,江輝道:“你哪來的消息?”麻晉良道:“許書記的司機說的!”江輝吐出一口氣。如果是司機說的,十有九是真的。江輝道:“雷哥那邊怎么樣?”麻晉良低聲道:“所雇的人已經在原寧了!”江輝臉上露出了笑容。“太好了!如果行動成功,可以一箭雙雕!”麻晉良不解地看著江輝,搖頭。“市長,是什么意思?”江輝咬著牙道:“你不是說許力朋到原寧接楊鳴嗎?如果楊鳴出事,那肯定跟許力朋脫不了關系!市委書記去接一個新上任的副市長,本身就是一個陰謀!”麻晉良一拍腦袋,高興道:“到時候許力朋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!”話音落下,丁長根拿著手機走了進來,沖著江輝道:“老大,我們公安局確實要調進一位副局長,他叫施政。是北東省中海市公安局副局長。我到過中海,當時他還是個分局局長,沒見過這個人。”江輝剛才放光的臉又暗了下來,心事重重道:“楊鳴即便不是沖著我們來,也是想占領天火啊!看看他的布局,似乎他要對天火洗牌呢!”丁長根不屑道:“老大,就是一個副局長而已,他翻不起什么大浪!如果真讓他翻起,我這個局長不用當了!”江輝低聲道:“不要大意!有時候咱們不是輸在實力上,而是輸在大意上!”丁長根微微地點了點頭。下午四點五十分,許力朋的車子駛進了天火市境內的高速公路服務區。還有半個多小時,就要到天火市區了。待車子停穩,許力朋對楊鳴道:“楊市長,下車上上洗手間,活動活動。”楊鳴道:“好,我上上洗手間。”這時,前面的兩個司機已經下車,分別給許力朋和楊鳴打開了車門。下得車來,楊鳴往洗手間走去。洪力緊跟在楊鳴的身邊,眼睛四處瞟著。許力朋卻沒有上洗手間,在車子不遠處點上了一根煙。他的司機往洗手間去。不一會兒,楊鳴和洪力從洗手間走了出來。洪力緊跟在楊鳴的身邊,眼睛不停地向四處張望。就在楊鳴靠近車子時,一個醉漢踉蹌著從對面走來。洪力上前幾步,把楊鳴擋在了身后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