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劉海全愣愣地看著楊鳴。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就職的領導,自己坐車去任職的。如果真讓楊鳴這么過去,高明偉回來,他怎么向高明偉交代?這樣想著,劉海全道:“楊市長,你不想驚動天火那邊也行。我們省委派車送你過去。”劉海全以為楊鳴會答應下來,沒想到楊鳴還是婉拒。“劉部長,還是讓我們坐高鐵過去吧。我也想熟悉一下這里的高鐵站。”劉海全道:“坐高鐵可以,可是你提著行李不方便啊!”楊鳴搖頭微笑道:“我沒什么行李,就一個行李箱,雖然有點大。但我一個大老爺們完全可以提得動!”見楊鳴語氣堅定,劉海全只好說道:“我們的車子送你們到高鐵站總可以吧?”楊鳴高興道:“好,謝謝劉部長。”劉海全搖了搖頭。“你跟高書記的作風很像……”話音未落,劉海全的手機響起。劉海全看了看,對楊鳴道:“楊市長,我先接個電話。”說著,起身拿著電話往洗手間去。楊鳴把頭轉向洪力,輕聲道:“洪力,你開車有多久了?”洪力微笑道:“楊市長,我有十年的駕齡了!”楊鳴驚訝,上下打量洪力。洪力看上去也只二十四、五歲左右。十八歲才可以考駕照,他哪里來的十年駕齡?難道沒有駕照之前,就已經開車了?洪力看出了楊鳴的疑惑,微笑解釋道:“楊市長,我現在二十八歲,我滿十八歲就考了駕照。”楊鳴笑了,輕輕地拍了拍洪力的肩膀。“我說呢,你看上去沒有二十八歲,哪來的十年駕齡呵。考了駕照后,你一直開車嗎?”洪力給楊鳴加了點茶水,答道:“是的,一直沒間斷過。二十四歲開始,給領導開車,直至現在。”楊鳴饒有興趣道:“幫哪個領導開車呢?”洪力道:“剛開始是給一個市領導開,后來高書記到市里考察,就把我拿到他的身邊。”楊鳴怔住。“你是高書記的司機?”洪力點了點頭。“是的,我是高書記從滄海省帶過來的,我是滄海人。”楊鳴再次怔住。高明偉竟然把他自己的貼身司機讓給了自己!心里感動得幾乎要落下淚來。片刻后,楊鳴道:“可是,你過來了,誰給書記開車?”洪力答道:“現在是辦公室的司機給他開,他現在也在物色司機。楊鳴長長地舒出了一口氣。自己到了天火后,干不出名堂來,不只是辜負了高書記,更是對不起他!……此時,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劉海全正在洗手間里打著電話。劉海全道:“許書記,你怎么知道楊鳴今天到原寧?”電話那端的天火市市委書記許力朋道:“劉部長,這個你就不要問了。我正在原寧出差,知道楊市長已經到了原寧。我就順著把楊市長接回去吧!”其實,這個倒是一個好辦法。市委書記親自接楊鳴到天火,楊鳴很有面子。只是楊鳴愿不愿意!頓了片刻,劉海全道:“許書記,這個我可不敢答應你。問問楊市長吧。”許力朋奇怪道:“劉部長,坐我的車到天火,楊市長不愿意?”劉海全呵呵笑道:“不知道啊,先征求他的意見吧。許書記,我一會兒再給你電話。”說著,劉海全掛了電話,從洗手間走了出來。走到餐桌坐下,劉海全滿臉笑容地對楊鳴道:“楊市長,剛才天火市市委許力朋書記給我打來電話。他說他現在原寧出差,聽說你到了原寧。他接你一起到天火。”楊鳴愣看劉海全。他以為自己到原寧很秘密,沒想到消息竟然就傳到了許力朋那里。他心里也很明白,許力朋是特意來接自己的。在原寧出差只是一個借口!從官場上來講,一個市委書記親自來接一個副市長,副市長的面子大了去。可楊鳴要的不是這樣的面子,他要的是老百姓給他的面子!楊鳴真心想坐高鐵過去。他不想受任何干擾,看著窗外的風景,心里想著事情。但是,如果拒絕的話,自己還沒到天火,就樹了一個敵!而且這個敵人還是市委書記!思忖了片刻,楊鳴道:“劉部長,我就擔心給許書記添麻煩。那可是許書記的專車!”劉海全搖了搖頭。“既然他這么提出來,就肯定不會影響!”楊鳴抬頭看了看洪力。“洪力要跟我一塊兒過去的。”洪力靜靜地聽著。不知道楊鳴話里的用意,眼前又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,他怎么開口都不好,只好保持沉默。果不其然,劉海全道:“洪力可以坐高鐵過去。”這句話,說明劉海全還是希望楊鳴坐許力朋的車子的。此時的楊鳴,如果還找理由拒絕。那就是智商、情商都不在線了!不僅不給劉海全面子,更是打許力朋的臉!楊鳴不假思索道:“好,那我就坐許書記的車子過去。只是洪力你自己坐高鐵了!”洪力擺手道:“沒事,沒事!楊市長,您上車了我再去坐高鐵。”……下午二點四十分,許力朋的車子停在了原寧飯店門前。楊鳴、劉海全及洪力早等在門口。許力朋從車上下來,不等劉海全介紹,就伸手握住楊鳴的手。“楊市長,歡迎歡迎!”劉海全呵呵笑道:“許書記,我都還沒介紹呢,你怎么就知道這是楊市長呢?”許力朋也笑道:“憑著感覺,這是楊市長沒錯!”楊鳴微笑道:“許書記好!坐您的車過去,給您添麻煩了!”許力朋道:“不麻煩!咱倆在車上還可以聊聊。”于是,楊鳴就上了車,揮手跟劉海全道別。車子準備啟動時,楊鳴對洪力道:“洪力,你坐的高鐵是幾點的,到時候給我打電話。”洪力點了點頭。許力朋脫口問道:“這是?”劉海全道:“這是楊市長的司機,省里安排下去的。”這句話的作用很大,省里下派的司機,不能怠慢了!許力朋道:“跟我們一塊兒過去吧,副駕駛室還可以坐個人呢”劉海全立即就接過了話。“洪力,那就坐許書記的車子過去吧,省得你到了天火,又得去找楊市長。”于是,洪力跟著楊鳴上了車。這么一上去,不僅解決了坐高鐵的麻煩,還救了楊鳴一命!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