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海里猛地抬起了頭。這句話倒是真的,這個時候離開山峰,或許就是規避風險。他做過多少違法違紀的事情,他心里清楚。片刻后,海里道:“大哥,我想通了!我沒事,接到調令,我立即報到去!”江輝道:“想通了就好!回去做好準備吧。處在低谷的時候,別想太多!從低谷沖上來,會更刺激!”海里知道江輝的意思,拍著胸脯道:“大哥,我做好準備,隨時從低谷往上沖!”海里離開后,江輝有些煩躁。在天火他是老大,他說一,沒人敢說二。天火就是他的小山頭。他所做的一切,都不會讓人抓把柄。他慣用的拍馬屁的手法,把上面領導拍得團團轉。再說他做事天衣無縫,除了天火的經濟衰退外,面上他沒有任何違法違紀的證據在別人的手上。所以,高明偉要整治天火,也會考慮方方面面。江輝敢把天火當作自己的小山頭,當然有幾把刷子,背后也有一定的背景和靠山!就在江輝胡思亂想之時,手機響起。江輝看了看,立即接了過來。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了過來。“江市長,準備就任天火市府辦主任的是陳啟東,他是北東省省紀委第一監察室副主任。準備就任山峰區區委書記的是吳喬智,他是北東省央天市拉山縣縣委書記。這兩個人,都是楊鳴的心腹。據說市公安局也要調入一位副局長,也是從北東省調過去的。具體是誰,目前還不知道。不出我所料,應該也是楊鳴的人!”江輝心里往下沉,嘴上卻道:“謝謝呂秘書!我找個時間到原寧去看看你。”男子回答道:“先別來吧,這陣子有點忙。江市長,你放心,有消息我會立即給你傳過去。”江輝道:“好,辛苦你了!你原來那個銀行賬號還在用嗎?”男子道:“還在用!謝謝江市長!”掛了電話,江輝走到窗戶前,看著天火的天空發呆。楊鳴人還沒到,就對天火進行了布局。且直接越過市委組織部,在重要位置把人安插下去。這明著是來跟自己較量、跟自己斗的!楊鳴不是一般的對手!他雖然年輕,在官場上混也就幾年。可他的閱歷并不年輕。他在省紀委任職一年多的時間,就足以證明他的實力!在這段時間里,好幾個官員被他拿下。與此同時,掃黑除惡他也立下了汗馬功勞!所以,對于楊鳴,不能大意,必須拿出所有的經驗和斗志!當然,最好的辦法,就是楊鳴還沒到天火,就讓他的官途夭折。即便他到了天火之后,也要讓他知難而退,自己離開天火!這樣想著,他在辦公桌后面坐了下來,撥打副市長麻晉良的電話。幾分鐘后,麻晉良走了進來。“市長,我也正有事情向您匯報。”江輝揮手讓麻晉良坐下,用手捏了捏太陽穴,輕聲道:“坐下說吧,你要向我匯報什么?”麻晉良在江輝的對面坐了下來,很認真道:“我已經打聽清楚了,楊鳴后天過來報到。我跟雷哥商量了一下,就在省城原寧收拾他!這樣做,咱們就可以避開他們的懷疑。”江輝怔怔地聽著。從楊鳴的布局來看,楊鳴到天火的目的已經很明確。江輝當然不想讓楊鳴踏入天火。在他踏入天火之前,把他滅了,當然最好!可萬一行動失敗,自己面臨的是什么,他比誰都清楚!可如果不阻止楊鳴進入天火,自己也將面臨更大的危險!見江輝低頭抽煙,一直沒有吱聲。麻晉良又說道:“市長,您放心,雷哥做事很穩靠,絕對天衣無縫!即便行動失敗,也不會牽扯到咱們!”不愧為江輝的心腹,江輝所擔心的,麻晉良都想到了。江輝吸完最后一口煙,把煙蒂在煙灰缸里摁了摁,一字一頓道:“你告訴雷哥,楊鳴和一般人不一樣,對付他得用腦子。既然要動他,就得雇傭專業人士!”麻晉良知道江輝的意思,趕緊道:“雷哥跟我說了,他不只是雇傭專業人士,他幾個得力的手下也會參與進去!”江輝趕緊擺手,嚴肅認真道:“不,不,他的手下不能參與進去!雇傭外面的人就可以了。萬一行動失敗,查到是他的手下,誰也跑不了。另外,他雇傭的人,必須保證他自己的身份不能泄露。”麻晉良頻頻點頭。“好,我馬上跟他說說。市長,雷哥跟我說,好久不聚了,想找個時間跟你聚聚。”江輝搖頭。“你告訴他,現在是非常時期,盡量少見吧。電話也不要再打,實在有急事,打另一個電話。”麻晉良趕緊道:“好,好,知道了!”楊鳴拿到調令的第三天下午,啟程飛往廣湖省原寧市。陳啟東和吳喬智的調令還沒到。北東省紀委書記金水,是楊鳴的直接上司。對楊鳴的調離,他萬般不舍。但還是支持楊鳴。在體制內,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。一個領導調離原單位,到另一個單位任職。原單位的領導干部,在他前往新單位任職時,都會一直護送他至新單位。所以,金水安排一個副書記和一個監察室主任送楊鳴過去。但楊鳴婉拒了。楊鳴拒絕的理由是路途太遠。其實,金水比誰都了解楊鳴。楊鳴不喜歡這種面上的排場。用他的話說,與其弄這些虛的東西,不如用這樣的時間和財力幫老百姓解決實實在在的困難!當天中午十一時許,楊鳴到達廣湖省原寧機場。此時,高明偉在京城出差。一輛廣湖省省委的車子,把楊鳴接到了原寧飯店。廣湖省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劉海全跟楊鳴共進午餐。還帶來了一位高高壯壯的小伙子。劉海全道:“楊市長,我給你介紹一下。這是你的司機洪力。你今天晚上在原寧住一個晚上,明天天火的車子過來接你,洪力跟你一塊兒過去。”楊鳴抬眼向洪力看去。小伙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四、五歲的樣子,個子一米七六左右。人很壯實,臉上掛著憨厚的笑容。楊鳴握住洪力的手,高興道:“洪力,以后就辛苦你了!”洪力微笑道:“楊市長,不辛苦!您需要我怎么做,您說,我一定按您的指示做。”楊鳴微笑點頭。“把車開好就行了。”說完,楊鳴對劉海全道:“劉部長,吃完午飯我跟洪力坐高鐵到天火去。不用驚動天火那邊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