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樊星剛點了點頭,轉身往門外去。剛出門口,便看到江輝迎面走來。樊星剛知道避不開,迎了上增能,輕聲道:“市長,書記剛從外面回來。我跟他說了,讓他到你辦公室去一下。他說他喝口水就過去。”江輝斜眼看著樊星剛,也不吱聲。顯然,他根本不相信樊星剛的話。想到江輝可能要發飆,樊星剛趕緊往電梯去。江輝走進許力朋的辦公室。正站著喝水的許力朋抬頭看到江輝,故作驚訝道:“江市長,我喝完水就往你那邊去。怎么了?又有什么事了?”江輝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大聲質疑道:“那天我跟你已經商量好,把海里書記放到市府辦主任的位置上。可上面卻要把海里同志放到羅山縣去。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許力朋一臉懵逼,輕聲道:“怎么會是這樣!剛才我也聽樊部長說了!說是省委組織部的最后決定!”見許力朋只字不提他建議的事,江輝心里明白了幾分,直接道:“省委組織部說征求我們的意見,為什么不采納我們的意見?你不會沒有給省委組織部說吧?”許力朋唉了聲,搖著頭道:“我是肯定說了!你也知道的,上面決定的事情,什么時候改變過?”許力朋的回答,表現出無奈。他說了又能怎么樣?江輝的腦子急轉了一下,問道:“許書記,你應該已經知道,市府辦主任和山峰區委書記這兩個位置安排了什么人了吧?”許力朋在江輝的身邊坐了下來,故作神秘,聲音壓得很低。“隱隱知道了一些,應該是從北東省調過來的。”江輝長吐一口氣,抬頭看著許力朋。“如果不出我所料,應該是楊鳴帶過來的!許書記,你有什么想法?”許力朋不傻,他知道江輝是想知道,他對楊鳴的態度。許力朋思忖了片刻,反問道:“江市長,你想要我對楊鳴什么態度,我就什么態度。但是,你必須保證我順利退休,安全著陸。”這樣的回答,正是江輝所需要的。這也表明,許力朋被他死死地套住,必須聽從于他!江輝的臉上露出狡詐的笑容。片刻后,江輝道:“保證你順利退休,一點兒問題都沒有!但是,楊鳴到任后,咱們見機行事。如果他跟我對著干,你是必須站在我這邊的!而且不用我出面,你得把他壓制住。否則,我不敢保證你能順利退休!”許力朋早就想到江輝會來這招,心里早有準備。他知道,不管以后怎么樣,現在得先答應下來。否則,江輝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!許力朋道:“你放心吧,誰的利益都沒有我的利益大。我是一個利己主義者,我只做對我自己有利的事情。”對于江輝,說得太高尚,他根本就不相信!只有把自己說成個自私自利的人,他才相信。他本身就是這么一個人!果不其然,許力朋的話贏得了江輝的笑臉。他輕輕地鼓了鼓掌,說道:“只要我們團結一致,不管他什么來頭,給他幾個下馬威,讓他知難而退!”許力朋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。江輝夠陰夠狠,許力朋不小心,馬失前蹄栽在了他的手上。可混跡官場三十多年的許力朋,馬失前蹄過一次。怎么可能還有第二次?在力保自己安全的情況下,他也要借助楊鳴,狠狠地回擊江輝!江輝從許力朋的辦公室出來,直接電話給海里,讓他馬上到他的辦公室來一下。江輝回到了辦公室。他明白得很,海里調任羅山縣,已不可逆轉。與其不能逆轉,不如就聽命而去!這只是表面的馴服!只要他一確認是楊鳴的人到任,他是不會放過楊鳴的。可楊鳴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。這幾天他把楊鳴的檔案及簡歷,看了一遍又一遍。他在研究楊鳴。楊鳴從一個小鎮的副鎮長起步,一直官運亨通。且每一步,都伴隨著他輝煌的業績。他的每一次提拔,看上去都跟他創下的業績分不開。可如果背后沒有強大的權勢支撐,他再有能耐,幾年的時間,也不可能從一個副科走到副廳。他從北東空降而來,就說明了他的實力。這樣的跨省任職,在京城沒有一定的背景和靠山是不可能的。且人沒到,就占據了市府辦主任的位置,還強行把山峰區區委書記的位置挪了出來。江輝點上一根煙,默然地抽著。他必須想出更好的辦法對楊鳴。不管他是不是農民的兒子,都不能大意!這時,海里走了進來。“市長,我來了!”江輝示意海里坐下。海里在江輝的對面坐了下來。見江輝只是吸煙,沒有吱聲,海里迫不及待道:“市長,我那調動的事怎么樣了?”江輝彈了彈煙灰,無奈道:“你先到羅山上班吧,以后再說。”海里呼地站了起來,聲音都變了。“大哥,這不是丟我的臉,是打你的臉啊!他們都知道,我是你一手提起來的。你把我安在山峰,也就是守住你的后方!他們現在把我拿走,就是想搞你!”江輝向海里揮了揮手,讓海里坐下。海里嘆了口氣,硬生生地坐了下來。直至現在,他還在抱希望,他繼續留在山峰區!在天火,他自認為,江輝下來就是他!誰敢動他,就是動江輝!沒想到竟然有人根本不把江輝放在眼里,直接把他移到羅山去!頓了頓,江輝低聲道:“海里啊,非常時期,有些事必須得忍一忍。省委書記高明偉新官上任,已經把其他市搞得個底朝天。現在也該到咱們天火了!他從北東省把楊鳴拿過來,就說明他整治天火的決心!這個時候,咱們如果硬杠,就是死路一條。”海里無奈地低下頭去。他知道,他想繼續留在山峰區,已經不可能!他已經成為楊鳴到天火的第一個犧牲品!見海里低頭不語,江輝繼續道:“海里,你到羅山或許是好事。可以避開很多危險和麻煩!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