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楊鳴微微點頭,若有所思道:“我想到了!但我不好意思開口。”夏陽認真道:“你們是兄弟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?你們一塊兒到天火,是為天火的經濟建設去的,是為揪出腐敗分子去的,是為掃黑除惡去的!你告訴我說,天火的公安局長是三大金剛之一。這樣的公安局長,更需要像施政這樣的人過去!在掃黑除惡中,你跟施政有過多次的合作,你們配合得很好。所以,我覺得公安這條線,施政是最好的人選!”楊鳴臉上露出了笑容。“下雨,每次關鍵時刻,你都及時地給我出招!我的軍功章里不只是有你一半,是有一大半!”夏陽呵呵笑道:“我的軍功章里也有你一大半,咱倆扯平了!”楊鳴也跟笑。笑罷,楊鳴看了看時間。此時是七點多鐘。楊鳴道:“我現在就給施政打個電話,跟他聊聊。”夏陽道:“好事快辦!趕緊打吧。”于是,楊鳴撥通了施政的電話。楊鳴說很久沒跟施政一起喝酒,什么時候見面喝幾杯。施政說,這頓酒他想請楊鳴很久了。只是楊鳴一直忙著,請不到楊鳴。現在楊鳴電話過來,正好合適。施政說,他現在南州出差,如楊鳴現在有空,出來喝幾杯。楊鳴說,當然有空!于是,施政把地址發給了楊鳴。掛了電話,楊鳴和夏陽帶兩個寶寶回了家。臨出門,夏陽道:“楊鳴,你必須把施政說服!公安這條線,沒有人比施政更合適了!”楊鳴道:“下雨,放心吧!一定給你帶回好消息。”二十多分鐘后,楊鳴走進了一酒店的包廂。此時,施政已經在坐。看到楊鳴,施政一把握住楊鳴的手,高興道:“這頓酒,我等了好久,咱們倆終于有機會!”楊鳴道:“是啊,你提拔高升了,咱們就應該慶賀慶賀。”施政感激道:“你不聲不響地幫了我這個大忙,真不知怎么感謝你才好!”楊鳴直接搖頭:“施局,那可是你能力的顯現,我沒有幫忙!”施政側頭看向楊鳴,一字一頓道:“兄弟,你跟別人最大的不同點。就是別人沒有幫忙,硬把功勞往自己身上拽。你幫了忙,卻不承認,把功勞往外推。我們凌廳長都跟我說了!”施政所說的凌廳長,是省公安廳廳長凌南。楊鳴剛調到省紀委,就帶著調查組進駐省公安廳。然后深入中海市,對中海市地下賭場和色情表演及后面的保護傘進行深入的調查。最后一舉搗毀了中海市最大的黑惡勢力,揪出了其背后的保護傘。在這次行動中,施政和楊鳴配合默契,表現突出立了功。之后,楊鳴多次在省公安廳廳長凌南面前提及施政,說施政的敬業和睿智,說施政的顧全大局。搗毀中海市最大的黑惡勢力,揪出其背后的保護傘,楊鳴是最大的功臣。凌南對楊鳴佩服敬重有加,肯定買楊鳴的賬。于是,他把施政推上了中海市公安局副局長的位置。頓了片刻,楊鳴微笑道:“施局,我跟凌廳長提到你,是實事求是。你能上一個大臺階,是你自己的本事!”施政讓楊鳴坐下,點頭道:“雖然是實事求是,但如果你不在凌廳長面前提及。提拔的時候,他也不會想到我!所以,這個恩,這個情,我是必須要記住的!”說著,施政端起了酒杯,跟楊鳴碰了一下。“兄弟,這杯我干了!”看著施政豪氣地把杯里的酒喝凈,楊鳴也把杯里的酒喝了個底朝天。然后,楊鳴回敬了施政。兩個人邊吃邊聊。酒過三巡,楊鳴道:“施局,過幾天我就要到廣湖省天火市報到去了!”施政脫口道:“你調到那邊去了?”楊鳴點頭道:“對,任天火市副市長,調令已經下了。”施政驚訝之余,端起了酒杯。“恭喜恭喜!雖然是平級。但是,前途一片光明!”楊鳴跟施政碰了碰杯,點頭道:“謝謝施局!我這次過去,把吳喬智書記和沈浩及省紀委的一個主任帶過去了。”施政驚訝地看著楊鳴。能這般操作,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他雖然知道楊鳴的背景強大,但如果沒有真本事,再強大也不敢這么操作!施政把杯里的酒喝凈,很認真道:“誰都不服,我只服你,楊市長!”楊鳴謙遜地笑了笑,一字一頓道:“我那是沒有辦法!我到天火暗訪了兩天。那邊的情況很復雜,身邊沒有自己的人,很難開展工作,甚至很危險!”于是,楊鳴把天火的情況向施政道了出來。施政道:“你說的三大金剛之一的公安局局長丁長根,他來過咱們中海,我見過他。看上去這個人不好打交道,有一股邪氣。”楊鳴微微點頭道:“我想,你完全可以對付他!”施政微微一怔,瞬間就明白了過來。思忖了片刻,施政道:“楊市長,我能跟你一塊兒過去當然好!只是公安系統調動有點麻煩!”話音落下,施政自己都覺得這句話蒼白得沒有份量。不管你是什么系統,那是省部級領導一句話的事!聽到施政這樣的回應,楊鳴高興地一把握住施政的手,激動道:“謝謝兄弟,謝謝你的理解和支持!有了你們在我身邊,還有什么不可戰勝的!”當天晚上回到家,楊鳴向夏陽報了喜,然后立即給高明偉打了電話。高明偉當然很高興。他正需要楊鳴的千軍萬馬!他相信,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!能跟楊鳴走到一起的,絕對都是正能量、敢作敢當、為老百姓辦實事之人!楊鳴收到調令的同時,天火市委組織部找了山峰區區委書記海里談話。當得知自己要調到羅山縣任職時,海里完全懵了。從市委組織部出來,海里直奔市長江輝的辦公室。看到海里走進來,江輝道:“海書記,我正想找你呢,你來了正好合適。”海里以為江輝找自己,是關于自己調到羅山之事,嘆著氣道:“市長,為什么要把我調到羅山去?我到底做錯了什么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