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楊鳴拿著材料,往鎮黨委書記杜禮放的辦公室去。門虛掩著。楊鳴直接推門進去。一抬頭。一個三十多歲的漂亮女子,正抱著杜禮放的臉狂啃。闖禍了!楊鳴腦子一片空白,急忙往后退。“站住!”后腳剛出門坎,杜禮放一聲喝斥。楊鳴雕塑般站住。滿臉惶恐。“書記,劉站長讓我把這份材料送給您。”杜禮放帶著火氣。“拿過來!”漂亮女子已閃開。楊鳴尷尬地走進去。剛把材料放到桌上。杜禮放一個耳光就扇了過來。楊鳴猝不及防,猛地捂住了臉。錯愕!堂堂的鎮黨委書記,竟然對部下動手!拳頭握緊。眼前這個男人,是自己的頂頭上司。揚土鎮的頭號人物!“給我滾出去!”t又一聲暴怒的喝斥。一種羞辱洶涌而上,拳頭揮了起來。一個干部匆匆走進。“書記,有個事我要向您匯報。”楊鳴的拳頭瞬間放下。轉身就走。一臉羞憤。真他瑪的想再給自己一個耳巴子!為什么不敲門就進去?為什么偏偏這個時候就去送材料?剛才那個女子,是私營糖紙廠的老板許雅麗,是揚土鎮的風云人物。杜禮放平時對她關照有加,這樣的曖昧不奇怪!楊鳴甚至后悔,剛才不及時揮拳過去!光腳的還怕他穿鞋的?回到辦公室,手機聚然響起。是女朋友王一晴打來的。楊鳴的心情瞬間好轉。“一晴,想我了……”“楊鳴,今天我外公生日,你別忘了。”“我怎么可能忘呢。我到蔗區檢查完工作完就直接過去。”“今天親戚朋友很多,你要表現好些。”“當然,一定不會丟你的臉!”掛了電話,楊鳴的心情又陰了下來。雖然杜禮放動輒對部下破口大罵,甚至拳腳相加。但這種事發生在楊鳴的身上,揮之不去。傷害性很大。侮辱性更強!甘蔗站就楊鳴和站長兩個人。站長出差交辦的第一個任務,就是把材料送給杜禮放。第二就是到蔗區檢查工作。現在糖廠榨季,蔗區很容易出問題。第一個任務雖然很讓自己受辱,第二個任務也必須完成。楊鳴給靈寺村的村長去了電話。村長聽說只有楊鳴一個人去,便說他和所有的村委都沒空,直接就掛了電話。楊鳴愣了很久。村長狗眼看人低。他平時跟站長去,村長熱情有加,見到站長不僅腰彎九十度陪同。且好菜好酒侍候,臨走還土貨相送。自己一個人去,村長直接無視。這樣被人看貶,楊鳴心里來氣卻也無奈。t就象剛才杜禮放那耳光一樣。一個無權無勢的小公務員。你能怎么樣?楊鳴開著甘蔗站的皮卡車往蔗區去。不一會兒,車子駕進靈寺村蔗區。不遠處停著一輛滿載甘蔗的大卡車,這個蔗區的甘蔗還沒開砍,怎么就有運蔗車進來?是蔗販子無疑!今年甘蔗減產,各個糖廠吃緊,都想方設法高價收購甘蔗。蔗販子便到各個蔗區晃悠。蔗區的甘蔗是蔗區糖廠扶持,都嚴防死守,不讓本蔗區的甘蔗流失。鎮政府甘蔗站的任務之一,就是維護各個蔗區的秩序。楊鳴下車走了過去,拿出工作證。“我是鎮甘蔗站的,請出示你們的砍蔗證!”車旁邊的三個男子不吱聲。轉身就往車上去,啟動車子。楊鳴攔在路中間。“都給我站住!”駕駛室的男子,惡狠狠拋出一句話。“讓開!否則,壓死你!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