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
陳媽媽訛上了南雁的爹娘,開口就要五兩銀子,說南雁克死了她的兒子。

南雁的爹娘悔死了,這要傳出去,以后他們女兒背了個克夫的名聲,誰還敢上門來提親?

兩口子來找女兒哭訴,其實也是想從南雁手里薅點銀子。結果人沒見著,又被時安夏撞見喝斥了一頓。

時安夏說,南雁的身契在她手里,誰都別想打南雁的主意。

這話說得兩口子愣了好久,啥意思?合著女兒不用嫁人了?

時安夏又說,就算南雁嫁人,也得是由她安排。

兩口子心頭那叫一個氣啊,還想著用女兒為兒子換點彩禮錢呢。

他們回去以后越想越慪,在陳媽媽再次找上門來的時候,擼起袖子就開始干仗。

最后二打一,兩人愣沒干過陳媽媽。

但陳媽媽也知那倆窮鬼榨不出點油水來,打也打了,罵也罵了,就只能算了。

只是子債母還,終是逃不過。

陳媽媽辛苦攢下的銀子本就被兒子偷出去賭個精光,剩下二十兩銀子被她藏在水缸里,一夜之間也全進了萬錢賭場的口袋。

萬錢賭場的人說了,還欠的六十兩銀子要盡快還清,否則就把她全家抓去挖煤抵債。

陳媽媽是聽說過的,凡是被抓去挖煤的人就沒有活著出來的。

她并不知道,萬錢賭場背后的主家是幽州洛家。

她只當兒子真是賭輸了錢,卻不知宿世因果終需還。

有一日,陳媽媽大白天打了個盹兒,竟然夢到南雁做了她兒媳婦,對她百般討好。

那感覺太過真實,她便悄悄跑去侯府門外躲著看南雁會不會出門。

誰知還真出來了。

她剛喊了句“南雁”,就被那只大黑狗撲上來。

要不是南雁叫得快,那大黑狗只怕是要把她喉嚨咬破。

南雁摸著大黑狗的腦袋,卻是對陳媽媽說的話,“哪里來的老乞婆,鬼鬼祟祟的!怪不得我家寶兒要咬你!”

陳媽媽這才發現自己穿得破破爛爛,早沒了以前的威風,真就像個老乞婆。

她抬起頭,看到南雁身邊的安夏姑娘。

安夏姑娘的眼神幽深靜謐,如古井深淵一般。被那眼神一瞧,猶如魂都被吸走了。

陳媽媽失魂落魄回了家,渾渾噩噩睡到天蒙蒙亮,又夢到南雁吊死在她家門口。

她一激靈就醒了,嚇得連撲帶爬推門出去想看個究竟,正好看到一個人影子掛在屋門口晃晃悠悠。

她尖叫一聲,腳下一滑,腦袋撞在門方上,流了一臉血。

住她隔壁的老婆子聽到聲音,忙從屋里出來,準備順手把掛在屋檐下的衣裳抱去院子里晾好。

誰知抬眼一瞧,就看到躺在地上的陳老婆子撞了頭……瞪著老大的眼睛,死了。

陳家母子的死如塵埃飄散。時安夏瞧著南雁恢復了往日沒心沒肺的碎碎念,不由得笑了。

這一世重來的人生,何止她一個?南雁也是啊。

轉眼春暖花開,到了嬋玉公主賞花宴這日。

說來奇怪,頭幾日都還天氣晴朗,春意盎然。偏這日,氣溫驟降,冷得人直哆嗦。

嬋玉公主早前就給時安夏下了帖子,邀她參加賞花宴。可中間經歷了這么些事兒,尤其攛掇著老侯爺退親,本身就有了矛盾。

時安夏想了想,便是沒打算去。

唐楚君的性子雖是越來越虎,但終究還是有些顧忌。

她頭日里收到了嬋玉公主給她單獨送來的邀帖,正猶豫著去還是不去。

那嬋玉公主怎么說也是皇家人,明目張膽拒邀,這梁子可就結大了。

時安夏卻道,“母親,只要哥哥這親沒退成,咱們去不去其實和公主府的梁子都算是結上了。”

若是去,便是給了機會踏進人家設計好的圈套;若是不去,就落下口舌,說她不給嬋玉公主面子。

既是注定的勢不兩立,何不劃下道來比劃比劃,看看誰手段更厲害?

唐楚君想想也是,“正好,我今兒抽空去歸置一下朱氏送來的東西。夏兒你和我一起去,你識貨些,省得她拿些贗品糊弄我。”

時安夏笑得狡黠,“她不敢以次充好,不然晚上會有鬼找她算賬。”

朱氏按照單子先送來三分之一,昨兒就搬進了庫房。

母女倆來到庫房,剛打開門,腳還沒跨進屋呢,就見北茴氣喘吁吁跑來稟報,“姑娘,不得了了!二爺,二爺去了賞花宴!”

時安夏腳步一頓,仍是淡定,“什么時候出發的?”

北茴道,“聽說早上就從側門出去了。二爺怕姑娘罵他,跟門房說去醫館換藥。當時門房還納悶,心說有申大夫在府里,為什么二爺還要跑出去換藥?門房覺得不對勁,剛才來找奴婢說二爺出門了。奴婢就去查了馬車出行記錄,說是姚四趕的那倆馬車被二爺叫走了。奴婢就猜,二爺應該是去了公主府。”

姚四趕的那輛馬車是侯府唯一一輛按規制訂制出行的馬車,專門用來參加各種宴會,平日等閑不會輕易用到這輛。

唐楚君氣不打一處來,狠狠閉了一下眼睛,“夏兒,海棠院我不要了。我這就搬去福雙路的宅子住!”

本來因著老侯爺私自退親這事,她就和時成軒吵得不可開交。但因為這事的主使人不是時成軒,她也就頂多咆哮幾句,不讓他再進海棠院。

可萬沒想到,這才剛消停一會兒,這貨又跑出去了,去的還是公主府。

時安夏擰了擰眉頭,心說這蠢爹真能作妖啊。那顆向往權貴的心活泛得很,連命都不想要了。

北茴低聲問,“姑娘,咱們要派人去嗎?恐怕公主府今日的賞花宴,賞的不是花,而是咱們侯府的人。”

瞧,連北茴都懂的道理,她那個蠢爹愣是發現不了,就覺得皇權閃閃發光,正向他招手。

也就是人家鳳陽郡主看上了她哥時云起,若是嬋玉公主看上了她蠢爹,恐怕她蠢爹都要去做入幕之賓了。

這蠢爹不能要了啊!

時安夏想了想,拉住母親的手,“搬宅子緩一緩,今兒咱們還是得去賞花宴。”

幾人剛回海棠院,就見于素君匆匆找過來了。

她手里也拿著一張帖子,“夏兒,可算找到你了。公主府的賞花宴,你說要去嗎?”

沒等時安夏回話,福伯來了,手里同樣拿著一張給老侯爺的請帖,也是問公主府的賞花宴是否要去?

就這么一會子,海棠院聚了一堆拿著帖子的人。

時安夏想,這陣勢,要是不給嬋玉公主送份大禮,真就對不起人家發這么多份帖子,對不起那母女倆的熱情似火。

時安夏正要吩咐北茴去請岑鳶,一抬頭……豁,真行!

岑鳶手里也拿著一張帖子匆匆而來呢。

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