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
皇太后想明白了,天嬌鳳女不能隨便打發,得供起來。

這女子氣運太強!晉王若得她助力,必能達成所愿。

得在時安夏及笄之前,解決掉那個娃娃親洛岑鳶。如果祝槿溪不行,就換一個;換一個還不行,就殺了。

總之在時安夏及笄的時候,皇太后要讓皇帝指婚給晉王。

想必這個小小的要求,皇帝不至于跟她這個皇太后對著干,而傷了母慈子孝的和氣。

給個晉王妃的位置,總不會辱沒了時安夏。建安侯府全府上下也不該有異議。

再說了,皇權為尊,君要你死,你就得死。更何況是個女子的親事?

晉王若是得了時安夏為助力……這細細一想,驚了。

時安夏的身后,站著的可是風頭正勁的時云起為代表的建安侯府和兩大國公府,以及黃萬千和方瑜初的陣營。

這還是明面上的,暗里隱藏的實力,還有云起書院那一堆參考春闈的學子,個個才華橫溢。

皇太后越想越覺得之前目光短淺,竟然琢磨著讓天嬌鳳女做個側妃,那是暴殄天物。

唯一覺得這姑娘不好的地方,就是她從小流落在外,名聲不濟,以后恐會遭人詬病。

只要晉王坐上那位置,到時再將她……皇太后心里已有成算。

她見祝槿溪乖巧,隨手賞賜了些小玩意兒,頭衩玉佩手鐲都有。

祝槿溪捧著一堆賞賜回了公主府,悶悶不樂地跟母親嬋玉公主說了皇外祖母的打算。

嬋玉公主仍是懶懶靠在貴妃椅上,淡淡道,“那就按你皇外祖母說的辦吧。你把她哄好了,十個時云起都能給你弄來。”

祝槿溪嘀咕著,“母親,皇外祖母怎的一點都不心疼我這個外孫女?簡直把我當成了……當成了……”

到底沒好意思說出口。在她想來,讓她赤裸裸去勾引洛岑鳶,豈非是把她當成青樓女子一般?

哪個好人家的女兒會做這勾當?她還是身份高貴的金枝玉葉呢!

嬋玉公主涼涼一笑,“你皇外祖母如今還能對你和顏悅色,那只能是你還有利用價值。等哪日你沒有利用價值了,她連看你一眼都懶得抬眼皮。”

祝槿溪這次倒是十分贊同母親的說法。

她如今對皇外祖母來說是很有價值的一粒棋子,若是做點什么事出來,皇外祖母也會保著她吧。

所以眼前最重要的,應該是搞定洛岑鳶。

夏時院里,夜半時分。

時安夏將剛沏好的茶水往前一推,溫溫笑問,“青羽,以你對鳳陽郡主的了解,你認為退親不成,她會怎么做?”

岑鳶伸手拿起那杯熱茶,緩緩入喉,掀眸看著對面小姑娘清凌凌的眼睛里跳動著幽幽火焰,“笑得這般不懷好意,嗯?”

時安夏托著腮,一眨不眨看著他英俊的臉龐,“你和鳳陽郡主之間交手多年,最應該知道她的秉性啊。”

岑鳶眉頭微挑,“時安柔說的?”這么久以來,他在慢慢試探中發現,只要跟他有關的事,她都一無所知。

但她分明應該知道。

那些年,他們風風雨雨一起走過。

榮光帝在世時,他是她手中的劍;而她是他在異世唯一的光。

他喜歡上她時,她已為人婦。

他藏她在心多年,從未表露心跡。

她在宮里起起伏伏數次,他在邊關為她籌謀數年。

他們從來清清白白,沒有任何男女間的逾越。

直到她中了“三更銷魂散”,世間解藥只能是他。

事后,他擔心給她帶來傷害和災禍,在她意識還未清醒的時候便將她悄然送回宮殿,交給了北茴。

他再次遠走邊關。這一去,又是三年。

他從來都是為她守邊關,天下蒼生與他無關,山河秀麗又與他何干?

他只是飄在異世孤獨的靈魂。他的整個世界,只有她一個人。

這在他曾經生活過的世界來說,叫“戀愛腦”。

那個世界物質文明高度發達,精神世界卻無比匱乏。

一切都以快為主,連愛情都似速食方便面。今天說喜歡,明天就能再也不見。

一條網線,可以連通地球兩端。

而這異世,車馬郵件都慢,一生只夠愛一個人。

他便是一生只愛了她一個人。

直到榮光帝死后,北翼山河破碎。

他才被時安夏從邊關召回京城。

那時,她已是皇太后。

爾后無意間才知道,其實她的心里也藏著他。

原來并非他一個人的故事。

兩人說好,待收復河山,北翼安寧,她就扔了一切束縛,與他遠走高飛。

是以他要用性命和忠誠來替她守衛北翼。

出征前夕,他教過她一首詩。那是他那個世界,有個叫蘇武所寫的五言詩《留別妻》。

他在心里,早已認定她是他的妻。

其中有兩句,是他想對妻子說的話:生當復來歸,死當長相思。

如果我有幸活著歸來,定與你共度此生;如果我不幸死在戰場,我也將永遠思念你。

……

一只細白的小手晃在岑鳶面前。

時安夏假裝生氣,“你在走神?”

岑鳶慕然眼眶一紅,伸手捉住她晃在眼前的手,刻意壓抑了嗓音,緩緩吐字,“生當復來歸,夏夏,我回來了。”

突來的表白,使得時安夏一怔。

指尖傳來一股酥麻的暖流,心兒一顫,又一疼,仿佛是久遠的一種情緒被喚醒,很想哭。

便是帶了哭腔,又接了他這句,“死當長相思。青羽,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傷害你的事,讓你受了委屈?”

不知為何,她分明不知是什么事,就淚流滿面,像是一種要死過去的難過。

他拉著她的手不放,另一只手越過桌面,輕輕擦拭她臉上的淚水,柔聲道,“沒有,夏夏……”

時安夏知他沒說實話,莫名傷心,抽動著肩膀,淚水難以抑制地往下滑落。

她能準確感知到這種情緒的絕望,卻不知緣由。

時安夏終于可以肯定,她失落了一段記憶,一段關于岑鳶的記憶。

良久,她抬起帶淚的眼眸,苦巴巴的樣兒,“我要吃栗子。”

岑鳶心頭一松,唇角便是帶著寵溺的笑容,“好。”

他又為她剝栗子。

前世,他就曾說過,“以后等戰事停歇,我就在家專門給你剝栗子吃。”

她說,“好,我等你回來剝栗子吃。不是你剝的,我不吃。”

然而他后來再也沒有機會剝栗子給她吃。也不知,她是否信守諾言,不是他剝的栗子,她不吃。

時光靜謐。

他的掃尾子姑娘好看極了,小口小口吃著他剝的栗子果肉。

岑鳶低頭繼續熟練剝著栗子,“我現在每天都數著日子過。”

時安夏托著腮看他,“數著什么日子?”

“等你長大啊。”岑鳶輕嘆一聲,伸手揉揉她的額發,“你這個人,有時候精明得過了頭,有時候又笨。”

她瞪大眼睛,“你竟然嫌我笨?”

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